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王爷,王妃又去种田了 > 正文 第两百九十四章 查查
    没错,只有亲近之人才能把握住自己的饮食习惯,也只有亲近之人才能够每日不断的给自己下毒。

    毕竟吃滋补品这东西,并不是每日都准时的。

    “这么说来,思蓉姐身边的珠翠最有嫌疑。”余淑卿阴狠的盯着院外,恨不得立刻抓住珠翠问清楚。

    “什么中毒,什么百家香,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娘亲,怎么回事?”

    万婉儿本不想开口,但越听越不对劲,拉着万夫人,紧张的问道:“娘亲,你告诉我呀。”

    经过季幼仪这番解释之后,万夫人倒是冷静下来,她红着眼眶,忍着哭意,“婉儿,咱们遭人算计了。”

    “怎么回事?”

    万婉儿察觉到事情的严重,心急问道。

    万夫人抽了抽声,“有人给娘下了毒,娘如今只怕是没剩多少日子了。”

    “这,这不可能,娘你就是近日咳嗽,这不是陈年咳疾吗?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万婉儿还不能接受这个手法,怎么都觉得有问题。

    她起身,怀疑的盯着季幼仪,“你是哪里来的人,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跟我娘亲说这些。”

    “婉儿,你冷静一些,不可胡闹。”

    万夫人冷喝一声,拉着万婉儿,不复刚才的慈爱,神色间颇为肃厉。

    万婉儿见娘亲这模样,心中一寒,这么多年,娘亲鲜有这样说话,只有情况特别严重的时候,才会如此。

    这时候,她便不能胡闹。

    所以事情是真的,不能接受的现实就是如此。

    “娘,怎么会这样?”

    万夫人见女儿冷静下来,深叹口气,“季大夫,现在这情况该如何?”

    “眼下当然是应该查探出毒是怎么下的。”季幼仪认真的说道:“至于下毒的人,不知道夫人可有猜测?余姐姐刚才说的那个珠翠能确定吗?”

    “除了她还能有谁,只有她是贴身照顾珠翠的。”余淑卿忿忿不平的说道。

    万夫人倒不这么想,怀疑的说道:“珠翠十一二岁就跟着我,这么多年我待她不差,她的亲事也是我一手办的,不应该这么对我。”

    贴身照顾的侍女,的确是最有嫌疑的。

    季幼仪顺着万夫人的话,问道:“这珠翠是发卖到万家的?家里以前是做什么的可知道?来了府内又是怎么到的夫人身边?”

    “她家里穷,娘亲死的早,当爹的又喝酒,没钱换酒了这才把她卖了。我见着可怜就买下了。她爹多少也算有点良心,没将小女孩卖到青楼。”

    万夫人回忆着说道:“进了府内一开始就是个小丫鬟,后来干活利索贴心,我这才调来身边的。”

    “如此说来,应该不是。”季幼仪若有所思,“刚才我说了,这人用药十分精准,这才能拖这么多年,这没个十几年功夫做不到。这珠翠家里穷定然是不识字的,更不会接触到药材这一类。”

    余淑卿似想到了什么:“那不是只要找找,府内常年经手药材的人?”

    “府内有专门的大夫,但大夫也就府里有人病了才请过来,也没有特别经手药材的人。”

    万夫人摇头,愁眉不展,毫无线索。

    季幼仪如今回头想想,其实这百家香可能性很多,也不好断定就是身边亲近的人下毒。

    “如今还是要先找到下毒的东西,然后才好去断定后面一样。”

    万婉儿听了半天,觉得有些不对,“为何是滋补品出了问题,我们每日要喝好几种,睡前还要喝安神汤,你怎么能断定这其中是哪一种?”

    这问题倒是难解释了,该怎么告诉她毒是跟滋补品中的过甚蛋白质啊,矿物质结合才成了毒药的?

    不管是哪一种滋补品,就这么点东西。

    季幼仪想了想,挑了自己觉得最通俗的解释,“不管是何种滋补品,其中所含的东西都是共通性,百家香就是跟这个共通的东西结合成了毒,日积月累下来,破坏了身体。”

    “你的意思是,燕窝跟人参是一样的东西?”

    “我不是这个意思。”季幼仪眉头一拧,顿时觉得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可爱,不过眼下可不能老实的将这话说出来。

    她思绪一转,想到了更好的解释,拿出匣子中的口红跟腌制放在桌上打开,“婉儿小姐请看,这是腌制,这是口红,这两样东西中我都放入了玫瑰花瓣熬制的浆水,这就是共通性。”

    这么解释,万婉儿也明白了。

    “你既然知道毒药,我娘的病情该怎么办?”

    万婉儿心中还担忧着母亲的身体,先前听的一点半点的,不敢相信。

    季幼仪琢磨着,也不能太打击小女孩。

    “这毒我没办法,但是拖我可以。”

    深入骨血的毒药,除非有现代医疗设备,不然她真的是无能为力。她也做不出没消毒就换血,动手术这扯淡的事情来。

    万婉儿跟余淑卿都十分担忧,万夫人倒是淡定的很,她示意两人稍安勿躁。

    “季大夫,你老实跟我说,我还有多少时日?”

    “如果不拖,只怕不出三年,您就会突然病倒,然后迅速死亡,拖的话,我能保证十年。”

    季幼仪能说这话,必然是有把握的。

    万夫人听到她这样说,释然道:“十年呀,不短了,可以看到我家婉儿成家生子。”

    “娘亲,不许胡说,十年太短了。”

    万婉儿跪在万夫人身边,抱着她,轻声哭泣。

    余淑卿也不好受,在一旁苦着脸。

    “夫人,眼下还是要查到东西再说。”季幼仪打断她们的悲伤,提醒他们眼下重要的事情:“若是不查到东西,我就算开了方子也没用。”

    眼下还是找到毒被下在哪里才最为重要。

    “为了避免惊动下毒之人,夫人,这事情还需要你配合。”

    “季大夫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的,尽管说。”

    事到如今,万大夫也只能相信季幼仪了。

    “我需要夫人介绍一下平时生活的情况,包括会接触的人,走动的地方,先大概整理一个思绪出来。”

    季幼仪对万府的情况不熟悉,能在夫人身边贴身下毒,而且还如此谨慎,绝对是日久深恨,详细谋划的。

    目前来说,除去贴身丫鬟的嫌疑,那就只有后院的姨娘争宠之类的。

    万夫人其实也想到了这点,但她平日一直自诩与万老爷心意相通,后院虽以后几个姨娘,也多是逢场作戏,有些还是万夫人逼着万老爷娶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