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郑文修这样的高人因她而感到震惊,巧玉特别高兴。

    甚至可以说这种愉悦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

    她美眸频眨地盯着郑文修,就像是盯着一份魂牵梦绕的猎物道:“穿越?这是何意?小女子自以为这下联对得还算工整,公子不会是想耍赖吧?”

    “耍赖?”

    郑文修迅速调整道:“本公子是那种人吗?”

    “既然公子言而有信,那这事就好办了!”

    巧玉先是递给他一杯酒,然后又自己拿了一杯,将自己的藕臂强行和郑文修的手臂穿绕道:“那咱们喝个交杯酒吧?”

    这是要在玩火的路上一路狂飙?

    她一个女人家都不害怕。

    郑文修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反正上次都已经狂飙到塌上,被他反过来調戏一次了。

    他倒是要看看,她这一次又能狂飙到哪里!

    “可以!”

    他仰起头一饮而尽,愣是把交杯酒喝出了义结金兰的那种味道。

    巧玉可能错愕于他不仅答应了,而且还这么豪爽。

    她愣了愣,随后一饮而尽,往郑文修的怀里一倒道:“既然交杯酒都喝了,那么今后奴家就是公子的人了,奴家自此以后是不是可以喊公子……相公了?”

    郑文修抱住她那温软的香躯,强忍着内心的躁动道:“我是不是得说,娘子,我们该入洞房了,才能赶上你这进度啊?”

    巧玉掩嘴一笑:“在这吗?”

    郑文修轻咳道:“情之所至,在哪都一样。”

    “去你的!”

    巧玉摸着他的面庞道:“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满肚子坏水,如今看来,当真如此!你的这张充满书生气息的脸蛋儿,太有迷惑性了。”

    郑文修低头看着她那泛着红晕的面颊道:“说实话,在我看到你的庐山真面目时,我就笃定你虽然长着一张狐媚子的脸,言行举止也像个狐狸精,但内心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样。”

    “你决定要这么和我互相調戏下去吗?我担心啊,我这满肚子的坏水浇灌了你这朵莲花之后,你会后悔的!”

    听他这么说,巧玉很惊讶。

    他怎么像是能够看透人心一样?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说得一点儿都没错。

    只是自从迈出了第一步之后,她就从未想过后悔的事情。

    更何况郑文修还满足了她对未来夫婿的所有幻想。

    她反倒是很想看看,郑文修今天会走到哪一步。

    想到这,她极为亲昵地搂着郑文修的脖子道:“人生得一知己,尚且死而无憾,更何况得到这么好的相公?妾身可不会后悔!”

    人家。

    姐姐。

    奴家。

    妾身。

    ……

    她这自称变幻得让郑文修有点拿捏不住。

    他缓缓地低下头道:“平心而论,你的才和艺都超出我的想象,哪怕胆量也是如此。”

    “那这也太不公平了!”

    巧玉嘟着嘴道:“相公对于妾身而言,就像是一座金矿一样,妾身才挖了一点点,相公却都已经看透妾身了,只怕妾身今后只能任由相公‘驱使’了!”

    郑文修笑道:“那你为何还敢投怀送抱?”

    巧玉莞尔一笑:“既然知道你是座金矿了,那肯定要先占为己有,然后再慢慢挖,不然被别人给抢了怎么办?”

    这话说得郑文修无法反驳。

    她真是满满的“小心机”啊!

    看着她那泛着光泽,犹如草莓一般的红唇,郑文修又开始反客为主了。

    他抽了下鼻子道:“既然你说供我驱使,那来吧,吻我!”

    听到这话,巧玉那搂着他脖子的胳膊明显变得僵硬了。

    不过她似乎吸取了上次的经验,硬着头皮道:“又不是没……没亲过!”

    说完,她猛然将红唇一凑,堵住了郑文修的嘴。

    郑文修两眼睁大,随后又快速眯了起来。

    看来她是有备而来,打算进一步玩火啊!

    那就奉陪到底!

    也不知道是不是触感太好了,还是太久没和一个女人这样正常亲过了,他体内的那团火焰迅速燃烧。

    很快便让这种接触变得炽热,也可以说是昏天暗地。

    而外强中干的巧玉明显没有经验,完全靠郑文修引导和教诲。

    两人也不知道亲了多久,巧玉明显情动了,竟情不自禁地抓住郑文修的手,想要往她的身前放。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随后小琦的声音传来:“公子……”

    结果巧玉整得别提有多紧张了,竟“嗖”得一下慌忙站起身,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然后又快速坐下,不停地用手抚着身前,愣是没敢再看郑文修一眼。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按理说这种慌里慌张的情况,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

    可能是刚才太投入了。

    她感受到了此生以来从未有过的美好……

    “这丫头是来查岗的吗?可真会挑时候!”

    郑文修抿了下有些发软的嘴唇,刚要喊小琦进来。

    巧玉慌忙用手帕帮他擦了擦嘴唇,然后道:“不能带坏小孩子,让她进来吧。”

    “你说她是小孩子?”

    郑文修摇了摇头,然后让小琦进来,指向巧玉道:“她说你是小孩子……”

    巧玉顿时哭笑不得:“你……你这人怎么过河拆桥?”

    小琦快速扫视了一眼房内,双手叉腰对巧玉道:“你才是小孩子呢!怎么又来勾搭我们家公子啊?我们家公子很忙的好嘛?”

    “呦,你确实不小了,是姐姐眼拙!”

    巧玉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的身前看了又看道:“姐姐都有点自惭形秽了呢!”

    “你你你!”

    小琦匆忙看了眼郑文修,羞得无地自容。

    只是这种时候怎么能败给这个狐狸精呢!

    她昂首挺胸,中气十足道:“天快黑了,你可以回去了。不然路上被人给惦记上,那倒是我们的过错了。”

    “你这提醒得也是!”

    巧玉也是借梯下楼,冲着郑文修抛了个媚眼道:“要不就劳烦你送一下?”

    都没等郑文修说话,小琦便道:“我都说了,我们家公子很忙的,哪里有时间送你?我送!”

    “也行!”

    巧玉冲着她微微一笑,旋即走到郑文修身旁,附在他耳畔小声道:“相公,妾身从此可就是你的女人了,你要时时刻刻想着妾身。等有时间,妾身再来供你驱使!”

    说到这,她还有意勾了一下郑文修的下巴。

    郑文修也是压低声音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是每次都这么巧的!”

    巧玉盈盈一笑:“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如果就这样被相公给得到了,相公纵使不是负心汉,妾身也很难被一直宠着。”

    “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不!是对你太有信心了!你这是老江湖了吧?今后估计会妻妾成群的!妾身不指望你的金屋中只藏着妾身一人,但妾身也不想被冷落。”

    “我特么老江湖?”

    对于这个标签,郑文修真的不想接受。

    他前世虽是高富帅,但初恋死于萌芽状态,真正的热恋最终又因三观不合而分手,感情史还是很简单的。

    而且今生也只是刚才算是跟个女人亲上了……

    之前那都是为了救人啊!

    “兴许是我的错觉。”

    见郑文修不想接受,巧玉嫣然一笑,跟着小琦走出了雅间。

    “这个‘娘子’到底想干啥?”

    郑文修抹了下有些发热的鼻子,回到后院洗了个凉水澡。

    一直到洗完澡,他都没有想明白巧玉为何这般。

    也许,还需要时间。

    这火恐怕还得继续玩。

    不过玩火易伤身,也易烧身啊!

    该有的警惕必须要有……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