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高男子的话语让现场的气氛安静了下来。

    旱牪高举着自己的手臂,目光有些不可思议的注视着瘦高男子,一副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的表情。

    而路远这个时候也是赶紧抓住机会,也不管被对方踩在脚下,一脸谄媚的开口道。

    “前辈,您听见了吧,真的跟小的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您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这怪物是你们同族杀的,我真的不知道啊。”

    闻言,旱牪的目光狠狠地瞪了脚下的路远一眼,旋即转过头,直视着瘦高男子,用能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的声音开口问道。

    “影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被称为‘影子’的瘦高男子直起了身子,平淡的说道。“授命来追查祖脉下落的人只有咱们俩,看这情况,恐怕是被我们的同族捷足先登了。”

    “你是说,有不长眼的东西背叛了老祖?”旱牪咬着牙说道,炙热的火星子从他锋利的牙齿缝隙中跳了出来。

    “不,也有可能是别的祖群,毕竟这里是彩岚山,这种贫瘠的地方里面很有可能隐藏着其他性格古怪的魔族前辈。”影子淡淡言道。

    听到这话,旱牪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事可是老祖下达的命令,此等祖脉可是关乎我们整个祖群的,如今祖脉下落不明,我们要怎么交差?”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冰点。

    影子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旱牪也是金握着拳头,一言不发。

    “咳...咳咳,那个,前辈,这不是还有我么。”路远强忍着疼痛扯出了一抹笑容,抬起了手臂。

    顺着声音,旱牪低下头,发现自己还踩着这个修行者呢。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路远连忙开口道。“前辈,彩岚山我熟悉啊,我在这生活好多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了解,你们是要找什么东西吗?我可以帮你们找啊。”

    见状,旱牪和影子对视了一眼,顿时眼睛一亮。

    对啊。

    这不是有个现成的探子么。

    “呵,人族的修行者我见过不少,但像你骨头这么软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旱牪冷笑一声,似乎是对路远有些鄙视,但他还是把脚收了回来。

    “都是为了活下去嘛,嘿嘿...”随着旱牪收回脚,路远顿时觉得胸口一松,大口的喘气起来,然后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了几粒丹药服下。

    “算你有点小聪明,你放心,只要你诚心帮我们,我们自然会放你一条生路,甚至,帮你找到魔功修炼也不算难事。”影子在一旁开口。“当然,如果你胆敢欺骗我们的话...”

    “前辈放心,您给小的一万个胆子,小的也不敢欺骗您啊。”路远将自己的姿态放的特别的低。

    如果此时有人在一旁看着的话,他们绝对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个胖子会是一位人族的修行者。

    因为路远现在的样子,就和一条哈巴狗没什么区别。

    “两位前辈,不知道您二位是要找什么东西,告诉我的话,我才好帮你们找啊。”路远恢复了一些伤势,脸色红润了不少。

    影子闻言,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开口。“这不需要你管,我问你,你所接取的这个任务是什么时候发布的,还有,彩岚山地界,有没有什么魔族。”

    路远急忙开口回答。

    “这个任务是前天晚上传到青云宗的,任务上写着贺家口有妖邪作祟,已经死了两个人,一人受伤,我当时也是闲着无聊,想找个借口下山找乐子,所以才接取了这个任务,因为我觉得这任务简单。”

    “至于彩岚山这边的魔族....我还真没有听闻什么消息,毕竟这里是青云宗的底盘,很少有魔族的人过来,不过...”

    “不过什么?”旱牪有些急躁,他最烦这种说话啰嗦的人了。

    “不过,我听我们宗主说过,颍东城里面最近似乎是有一些邪魔外道的踪迹,鬼修居多一些,但他们善于隐藏,所以我们也一直没有抓住什么证据,有传言说,那鬼修是世家养的小鬼,但这个传言没什么人相信。”

    路远没有隐瞒,将自己知道的一些隐情全都说了出去,这些东西,可是只有柳虚河和长老们才知道的情报。

    “鬼修...在颍东城么,有点意思。”影子眯了眯眼睛,目光转移到了那无头尸体上面。“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们一直无法追查到他的具体位置了。”

    “确实,被我一击打成重伤,他跑不了多远,但如果他跑到颍东城里面躲着,倒也确实是一种办法,颍东城人族的阵法确实能够屏蔽掉我们的追踪术。”旱牪也点了点头。

    见自己的情报对他们有帮助,路远立刻见杆就爬,继续说道。

    “两位原来是追杀这个家伙然后被人捷足先登了啊,这么说,这个鬼修身上是有两位需要的东西了?”

    “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旱牪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了路远的脖子,目光凶狠。

    “咳...前辈不要误会。”路远有些窒息。“我这也是为了帮你们啊。”

    “住手!”影子及时开口,阻止了旱牪,然后他看着路远,开口问道。“你分析的没错,继续说。”

    旱牪手一松,路远倒退了两步,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被这么对待早就忍不住了,但他却只是喘了几口气之后,就继续说道。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您两位是为了他手里的东西,那么同样的,魔族之中,除了您二位之外,应该还有些知道这东西的存在吧?”

    影子眼角一跳。“你的意思是,我们魔族里面有叛徒?”

    这个可能性他不是没有想过,但他真的不相信有谁胆敢背叛老祖。

    “你这个人族的蝼蚁竟然敢污蔑魔族?!”旱牪双目喷火,大喝一声又准备动手。

    只不过这次,路远飞快的后退了几步,大声的说道。

    “前辈您仔细想一想!难道您认识的同族之中就没有任何一个没有搞过小动作吗!”

    听到这话,旱牪的动作猛地一僵,他头上青筋暴起,但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赌对了!

    路远背后都被冷汗打湿了,他内心缓缓的松了口气,旋即,上前了几步,看着旱牪,一字一句的说道。

    “前辈,在下并不是污蔑魔族,只不过每个种族中都有那么几个老鼠屎,两位贵为金丹巅峰的强者,同时出动追杀此人,这说明这鬼修身怀的东西想必肯定非常的重要!”

    路远走到了旱牪的面前,抬着头直视着他的眼睛,笑道。

    “那么,既然是如此重要的东西,知道此事的人肯定不会多。

    但...为什么这么巧的有魔族中人先你们一步呢?”

    话音落下,旱牪和影子瞬间目光一凝。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