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望江听风吟 > 第十一章 鹿羿出手 广元寺光头净缘和尚
    第十一章 鹿羿出手 广元寺光头净缘和尚

    日头渐西,一天的比赛也快接近尾声。

    擂台上兵器碰撞的声音,武者的大喝声,依然听得观众热情丝毫不减,摇旗呐喊。

    “天字号第三十四场准备!”一声吆喝,传入鹿羿的耳中。他闭目养神已久,睁开双目的一瞬间,精忙内敛。一双眼睛似乎可以觉察一切,洞悉万物,这就是一双弓手的眼睛。

    鹿羿起身上台,对面的是一位头顶戒疤有一颗圆溜溜大脑袋的年轻人,他半个胳膊露出来衣袖绑在腰间,脚蹬布鞋腿缚带,手提长棍链短棍。

    使的兵器是一手梢子棍,前端一尺半的短棍,中间一根短短几个铁环连通,后端棍身四尺三。

    此棍似断非断,似折非折,有头有尾,首尾一体,别称盘龙棍,是西北聚沙国僧人的一种主修棍法,后来也通过出传教流入大恒。

    这人似有半个僧人打扮,估计是周边寺庙里的僧人亦或是俗家弟子。

    鹿羿则是背着大弓,身后一根箭袋里面装着十只羽箭,黑色的短刀别在腰间蓄势待发。如同准备捕猎的豹子,把身上的力量压缩起来,为一击毙命做准备。

    裁判点头示意两人可以开始介绍

    鹿羿率先开口道:“在下天风镇鹿羿,蜕凡 任督境,请赐教。”他的介绍很简洁。

    对面的僧人也打量着鹿羿而后开口说道:“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净缘,来自寒广山 广元寺 蜕凡 任督境,请赐教。”

    鹿羿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极为厚重的气息,站在场中就如一根钉子,钉在擂台之上,如老僧入定一般毫无波澜。

    擂台下的人早已擦亮双眼,这是两位蜕凡境高手的争斗,比起之前练体期的比对,那就是小打小闹。只有进入蜕凡境才算正在打开了身体的宝藏,激发出蕴藏在体内的潜力。

    “盘龙棍,有意思。这人应该是广元寺当代第四代弟子,净字辈能有如此实力也算是广元寺中的佼佼者。”边上白衣刀客吕慕枫倒是对乐阳郡的势力清楚的很。

    孙怡拉着江流离的胳膊“云羡哥哥,你说鹿羿哥哥能行吗?我感觉对面那个光头小和尚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 。”

    “不好说,佛门的外家功夫极为令人头疼,他们自淬体境就开始就不断熬打身体,锤炼体魄。

    独门修行的金刚法门,从不外传。他们比一般人更抗打,耐力更强。鹿羿的箭,应该跟他还有的一拼!”

    江流离在郡守府里,最爱去的地方就是藏书阁,里面浩如烟海的知识,地方风物志,大恒上下历史,边域四国历史他都有所涉猎,更不用说这小小的聚沙国的金刚法门了。

    天字号擂台专门设立了四个裁判站在四个角,鹿羿的弓箭一旦射偏后果可不堪设想,为了周围百姓的安危,专门请来了四位蜕凡 冲带境的高手。

    裁判看了看两人:“不可故意伤人,点到为止!开始!”一声锣响,剑拔弩张!

    鹿羿极为迅速的把逐日弓从背后取出,弯弓搭箭一气呵成,这个动作他练了无数遍,早已刻在骨子里,气机锁定了净缘和尚,同时后撤拉开距离,这是一个弓手对敌最完美的做法。被近身的弓手,就发挥不出箭的优势了 。

    净缘倒是不紧不慢,手中的梢子棍展开,拖在身后,对于弓箭他倒是不惧,梢子棍的短棍最擅打弓箭投石一类的飞来之物,长棍敲出,短棍借力使力,一击便可击中飞来之物。

    鹿羿此刻眼中只有对面的净缘和尚,瞄准他圆溜溜的大光头,阳光下泛着微光,倒是一个很好的靶子。

    轻轻勾动手指,一箭射出,快到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见“飒”的一声,羽箭已经来到了净缘的面前。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羽箭已经转了向飞上云霄。众人只看见梢子棍呼啸而过,由下向上抽棍撩出,短棍借力砸在羽箭上,便改变了方向。

    而净缘则是捏紧了手中的梢子棍,努力不让手颤抖,刚刚一箭的力量着实惊人,光是接下这一箭已经足够让他吃力了,箭上传来狂暴的力量传来,让他的手要忍不住的微微颤抖。

    鹿羿也深感棘手,自己一箭的威力自己最清楚,居然被这样击飞了,要速战速决了,拖下去就对自己不利了。

    净缘拖棍前冲,一步踏出地面都微微塌陷,他想要近身依靠肉身优势击败对手。

    鹿羿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边射边退,像一条游鱼,滑不溜秋的,根本不给和尚机会。

    抬手迅速拉弓一箭又一箭,首尾相连,这是连珠箭,而后手指中夹着三只羽箭,再一齐射出,一连五箭射出的鹿羿也微微喘气。

    密集的羽箭阻挠了净缘和尚前进的步伐,抬起梢子棍抡圆了,好似一个旋转的风车,叮叮当当的击飞了密集的箭雨。

    鹿羿见状抽出一只羽箭缠绕在弓弦上转了三圈,这一箭射出威力能提升五分。逐日弓满弓拉,锁定松手只在一刹那,瞄准了那一点点空隙,堪堪擦过梢子棍,射在了净缘的肩头,狠狠地嵌入其中,鲜血染红了肩胛。

    净缘抬起胳膊封锁了周围的穴道,胳膊发力绷得青筋暴起,明明插入肩头的弓箭却硬生生的被挤了出来,伤口也被强行止血。

    这一箭鹿羿知道一定会射中,但没想到对方化解的如此简单。肉身防御力堪称恐怖,这一箭如果射入野兽头颅的话,头颅都会爆裂开来,没想到对面这光头居然还能战斗。

    鹿羿眼中战胜对手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了,他舔了舔嘴唇,有意思起来了呢。

    “我不能,倒下,我一定要战胜对手!”净缘心里想着。广元寺前几日正好捣毁了一个牙行,许多孩子没地方去,只能住在寺里。然而寺里也支撑不了太大的开销,这次比武大会奖励的银子正好解燃眉之急。

    背后仅有四只箭了,鹿羿这次只带了十只箭,这次似乎有点小看对手了。

    对面的净缘忍着胳膊的剧痛,继续朝着鹿羿冲来,整个人气势一瞬间提升,如同出闸的猛虎,啸跃山林。

    三只箭射出呈品字形,指之净缘胸膛,叮叮两声,其中两只被击飞,剩下一只插入另一个肩膀,顿时血流如注。

    而后同样被净缘挤了出来,两个胳膊都受了伤,挥舞梢子棍的节奏顿时慢了几分,没有了当初的气势。

    不过也让他趁机接近了鹿羿的身旁,梢子棍由上自下劈了下来,当头一棒鹿羿没办法只能用弓胎接住这一棍。

    没想到净缘的梢子棍长棍打在弓胎上,短棍则借势而下,朝着鹿羿的脑袋砸来,鹿羿只得偏头让过去,一棍敲在肩膀,半个身子都麻了。

    这便是梢子棍的独特之处,令人防不胜防,挡的了长棍挡不了短棍。

    鹿羿感觉肩头传来的巨痛,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一脚踢开净缘,向后退去,拉开身位。握住最后一只羽箭,这一箭一定要让他失去行动力。

    他一个翻滚躲开挥舞而来的梢子棍,眼睛始终不离开净缘和尚,手中的大弓也被当成武器挥舞起来,他还在等,在等一个时机,一个刚刚好的时机。

    又是一棍抡来,梢子棍贴地上撩,想要打在鹿羿手上,让他丢下弓箭。

    而鹿羿则是弯弓拉箭,秒准了净缘的小腿,一招懒驴打滚,拉开了距离。

    弓箭头插入底下,弓弦拧了三圈套在羽箭上“咻!”的一箭射出,电光火石见根本来不及格挡,净缘左边的小腿被鹿羿一箭贯穿,很难再行动力,但他仍然要挣扎着爬起来!

    鹿羿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明明已经没有胜算了,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而净缘则是心里想的都是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

    “孩子们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这是他最后的想法,因为下一刻,一把黑色短刀已经架在他脖子上,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你输了!”鹿羿说道,扶他起来。“其实没必要强撑这么久!”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手下留情,贫僧自有自己的坚持。”净缘和尚倒是洒脱,输了就是输了。

    “鹿羿哥哥好样的!”孙怡看到鹿羿赢了,也是高兴的蹦了起来。

    江流离则是点了点头,这佛门的肉身果真不是盖的,之前在春风楼鹿羿的箭可是连着别人的手掌一起射穿了柱子,而到了佛门这里居然被轻松接下,而且貌似并没有受到很重的伤,这一身防御力可见一斑。

    “鹿兄箭法果真一绝!我要是对上了也没多少胜算啊。”白衣刀客吕慕枫在边上说道。他倒是舒服,三百二十一人,刚好到他轮空了,今日的比赛都不用参加,直接晋级。

    不知不觉一天的比赛已经结束,刚好留下一百六十一位武者,这些人明天再来参加第二轮比赛,明日的比赛节奏会更快,一日可能要参加两三场比试。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