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修真传人在都市

《第四百六十九章熟悉的身影》修真传人在都市

晚上,陈恺拨通了沈然的号码。

“然姐,你在网上围脖宣布退出歌坛的事是真的吗?”电话接通后,陈恺便直接开口问道。

沈然轻应道:“嗯,是真的。”

“然姐,你怎么突然要退出歌坛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陈恺不解的询问,同时还有那么一点的担心。大抵是以为沈然是因为一些什么事情才不得不退出歌坛的。

沈然听出陈恺的意思,轻松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就是单纯的觉得是时候离开舞台,离开这个圈子了,所以就有了这样的决定,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原因,你不用担心。”

听出了沈然的话语中不像是在说笑,陈恺也稍稍放心下来,应道:“嗯,这我就放心了。之前还有点担心然姐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才不得已要退出歌坛,没事就好。”

“嗯,陈恺,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的,放心吧。”沈然道。

说完,她马上又接着说道:“对了,陈恺,你们现在是在h市还是在哪?等过段时间我想过去你那边,好好的跟你练功可以吗?最近我自己练着感觉效果不是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点问题……”

“嗯,行啊。正好我看看你是不是已经入门了,要是已经入门了的话,我这有一些药物可以给你洗筋伐髓,让你的身体资质潜力能更大的发挥出来。”

“我现在是在j市这边,不过过段时间可能会回h市去,你看看什么时间过来吧,到时候你事先给我个电话联系一下。“

陈恺道。

闻言,沈然心头微喜,连忙应道:“好!我大概半个多月这样就有空过去了,这段时间我要回京都去陪陪我奶奶。”

“行!然姐,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这样了。有什么情况你随时给我电话就行。”陈恺道。

“嗯,好的。拜拜。”

“拜拜!”

挂断了电话后,陈恺便对张丽萍和李静月她们说道:“妈,然姐说没事,是她自己想离开歌坛了,并没有其他的事情。”

张丽萍知道沈然宣布退出歌坛后也是挺关心的,眼下听到陈恺的话,也算是放心了下来。

“嗯,没事就好。”张丽萍轻舒了口气。

“对了,然姐刚才还说过段时间想过来修炼。我刚刚答应她了。”陈恺又说道。

张丽萍倒是没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而李静月和洛霜却是不自觉的相互对视了一眼。

“然姐姐有说什么时候过来吗?”李静月不禁开口问道。

陈恺道:“她说大概半个多月后吧。具体的时间还没定,到时候她会电话联系的。”

“哦。”李静月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是半个多月过去,陈恺和李静月等人已经回了h市。这半年多来陈恺每天除了修炼就是陪着母亲,或是玩耍。

回到h市后,想着从昆仑仙境中出来了这么久都一直没有回学校去看看,于是便抽了个空跟李静月、洛霜她们一起去了躺h大。

虽然当初陈恺只是在h大读了一年书就去了‘昆仑仙境’内。并没有完成在h大的学业,不过毕竟算得上是‘母校’。在h大中也有着很多的回忆。

h大校园跟陈恺记忆中变化并不大,只不过逛了一会儿,看着那些三五成群的学生。却是不禁心生感慨。

多少有那么几分物是人非的感觉。

当陈恺离开h大时,他却并不知道在他身侧后方不远处,有一个戴着眼镜,十分文静的女人在看到他后。拿着课本的手蓦地颤了一下,原本往前走的脚步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眼睛紧紧地盯着他。双手渐渐地抓紧了手中的课本……

“杨老师,怎么了?”那个女人旁边的一个三十多岁,同样戴着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男子见到她突然停住脚步,且神色有异,不由也停了下来,狐疑的顺着女人的目光朝着陈恺他们的方向看了看,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

那女人回过神来,眼睛依旧注视着陈恺与李静月她们离开的背影,微微的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就是……看到了一个人有点像是很多年没见的朋友而已。”

“不过,他应该不会出现在这,也许是我认错人了吧。”

“哦。”那名男子轻应了一声,不禁再次抬头顺着女人的目光看了一眼,脸上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片刻后,那名男子收回了目光,又看了看身边的女人,说道:“杨老师,刚才我说的明晚的酒会不知道杨老师有没有空呢?”

被称作‘杨老师’的女人此时也缓缓地收回了目光,抬头看着旁边的男子,轻摇了摇头,道:“不好意思,下次吧。明晚我还有些事情,应该没时间呢。抱歉。”

“哦。”听到‘杨老师’的婉拒,那男子微微失望,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没事,杨老师既然有事情要忙,自然是正事要紧。”

虽然尽力的表现得很豁达,只是他的目光却不由得再次远远地看了看刚才那位‘杨老师’一直看着的方向。

杨老师轻‘嗯’了一声,一下子也变得沉默了起来。闷头走了不久,看着前面就是办公楼了,于是对那男子道:“多谢你送我过来,办公室到了,我就先上去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嗯,好的。”

“再见。”

“再见!”

当陈恺和李静月、洛霜回到家中不久,他就接到了沈然的电话。

“陈恺,我已经订好了明天去h市的机票,大概傍晚六点半钟到达,你到时候来接我一下呗。”

沈然这段时间也是时常有跟陈恺他们通电话,自然知道陈恺他们已经从j市回了h市。

“嗯,好啊。六点半是吗?没问题,到时候我去机场接你。”陈恺马上答应下来。

第二天傍晚,陈恺六点钟不到就开着李静月的那辆车去了机场接沈然。这半个多月来沈然一直处于舆论的‘暴风’之中,不管是各大媒体也好,还是网络上都充斥着对她退出歌坛的议论。

更是有无数的歌迷一次次的呼吁她不要退出歌坛。然而沈然却根本已经不再去关注这些,她的认证围脖也由经纪公司出面注销掉,半个多月下来都一直在京都的家里,陪伴年迈的奶奶。

不过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沈然此番来h市依旧是全副武装,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虽说她已经宣布退出歌坛,但这一阵风暴还没过去,甚至因为这一次的风波让许多原本对她不是那么熟悉的人都十分关注。

在这样的情况下,沈然自然是不希望自己再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等到过个一年半载,这一阵风波冷下去后,到那时应该就没有太多人会继续关注她了。

“陈恺,让你等久了吧?”沈然拉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走了出来,她剪了一个短发的发型,打扮也与以往完全不一样,加上脸上又带着大墨镜和口罩,即便是陈恺只是那么看也一下子没能认出来。

这样的装扮改变显然是沈然刻意为之,这样就不那么容易被人给认出来了。

“然姐?”陈恺看着眼前戴着墨镜口罩,只留着清爽利落短发的沈然,有些惊讶。

听到陈恺那略带狐疑的语气,沈然顿时笑了起来,“怎么,这就认不出来了?”

陈恺点点头,“唔,确实是有点没认出来。”说完,陈恺不禁上下打量了沈然一番。

“真的假的?嘻嘻,看来我这样改头换面一下还是挺不错的嘛。”沈然颇为自得的说道。

陈恺呵呵的笑了两声,随即对沈然道:“然姐,来,我帮你提着行李吧。走,咱们回家去,我妈已经在家里准备着晚饭了,就等你呢!”

“是吗?很久没吃阿姨做的饭,怪想念的,你这么一说,我都感觉嘴馋了。”沈然笑了笑,将行李箱交给陈恺,然后跟在他身后走出了机场……

沈然的到来并没有让陈恺等人的生活有什么变化,除了陈恺每天有一些时间专门指导沈然修炼。

之前半年多的修炼让沈然也勉强是踏入了筑基初期的阶段,因此陈恺也就开始使用下等灵药帮助她伐毛洗髓。毕竟她现在已经快三十岁,不依靠灵药伐毛洗髓的话,修炼很难有多高的成就。

好在陈恺的下等灵药数www.lingdiankanshu.org量不少,足有一百多株,其中并不缺能够伐毛洗髓的灵药。

有了下等灵药的伐毛洗髓,沈然立即就感觉到她练功和吐纳时的效果都明显的比原来强了太多,而且整个身体都显得格外的舒畅,精神同样比以前好了许多。这让沈然颇为欣喜。

时间就这样在修炼之中不断地流逝,随着沈然的‘销声匿迹’,不管是媒体上还是网络上关于她的报导和议论都不断地减少,最终渐渐地完全消失。

毕竟,整个娱乐圈每天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新闻,再轰动的消息被炒了一段时间后也会降温下来。何况沈然自从宣布退出歌坛后就再也没有露面或发声……

娱乐新闻和网络上都再没有了她的消息,这也正是沈然想要的。如今的她才算是真正的脱离了那个圈子。(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