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修真传人在都市

《第四百七十章阴阳镜异动》修真传人在都市

“小五。”

“哈哈,然姐姐,你点炮了,嘻嘻,给钱,给钱!”李静月一脸得意的将手中的牌放了下去,看着沈然,伸手道。

沈然仔细的看了看李静月的牌,顿时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有些气恼的道:“怎么又是我点炮,真可恶!气死我了。”

沈然气呼呼的,不过还是愿赌服输的数钱给李静月。

洛霜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她们俩,一脸轻松却又故作无奈的道:“哎呀,我这又是杨白劳了一局,真是的,小然你没事干嘛老点炮哪,我都快要胡牌了,可惜了我这一手好牌,唉……”

沈然听到洛霜的话,顿时没好气的道:“霜姐你这是在红果果的拉仇恨。你当我想点炮啊,谁知道静月连这么一张‘臭牌’都要,我还以为打张‘臭牌’很安全的,谁知道居然点了她的炮。”

李静月嘻嘻笑道:“不管新牌还是臭牌,能胡到的就是好牌,嘻嘻!”

说着,李静月开心的从沈然lingdiankanshu.com手中接过钱,开始洗牌。

最近她们几个闲着无聊渐渐地喜欢上了打字牌,连带着陈恺的老妈,张丽萍也慢慢地喜欢跟她们偶尔打一下。这也是家庭娱乐了。

几个人虽然都只是最近才学会的,不过论牌技显然是李静月最好,沈然最差。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沈然输的多,当然她们虽然打钱,但却打得不大,反正也就是一个彩头,娱乐而已。

“陈恺,你快过来,待会儿你帮我看着点,我还就不信了会一直输!”沈然有点不服气,直接把坐在旁边看书的陈恺就嚷嚷着过来。

陈恺虽然也跟着她们学会了打牌,不过除了一开始几天之外。他基本都不跟李静月几人打了。

因为他打牌实在太厉害,所以被李静月她们几个直接给排斥在外。

这会儿听到沈然居然找陈恺做‘外援’,李静月和洛霜马上就忍不住叫了起来,“然姐姐,这样可不行哦,要是你叫陈恺帮你把关,那我们还有得打吗?”

“就是啊,陈恺,你可不许帮小然看牌。”

沈然翻了个白眼,道:“好吧。好吧,自己打就自己打,哼,我还就不信胡不了了还!”沈然不服输起来。

陈恺坐在旁边看着叽叽喳喳的几人,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又继续低头看自己的书。

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叮咚’的门铃声,陈恺一怔,抬起头看了眼。不由起身过去开门。

“嗯?是你?”陈恺打开门后,看到站在门外的人,顿时愣了一愣。

门外的人赫然是贺茂芊羽!虽然上一次陈恺见到贺茂芊羽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不过贺茂芊羽的样子却基本没什么变化。是以陈恺只一眼就认了出来。

“陈君,你好!”贺茂芊羽看着陈恺,对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陈恺看着她,随即让开了门口。道:“请进吧。”

“谢谢陈君!”贺茂芊羽再次鞠躬后才走入陈恺家中。

屋里的李静月几人听到声音不由纷纷抬头看过来,见到跟着陈恺一起走进来的贺茂芊羽时,不由得纷纷一愣。

“陈恺。她是……”

“哦,她是岛国人。你是叫……贺茂芊羽对吧?”陈恺说完,看了看贺茂芊羽,向她确认自己有没有记错她的名字。

贺茂芊羽闻言对陈恺点了点头,继而又向李静月等人鞠了一躬,道:“各位好,我叫贺茂芊羽,希望我的到来没有打扰到你们!”

“哦,哦,你好。”

“你好!”

李静月几人也都看出来陈恺跟这个岛国女人似乎也并不太熟,于是纷纷起身友好的回应了一声。

“请坐吧!”这时陈恺对贺茂芊羽示意了一下,在旁边坐下。

贺茂芊羽礼貌的道谢一声,在陈恺对面坐了下来。

“不知芊羽小姐来找我有什么事?”坐下后,陈恺拿起茶壶给贺茂芊羽倒上了一杯还热着的茶水,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贺茂芊羽微微躬身,接过陈恺递来的茶杯,应道:“陈君,我这次来找你还是为了令师的事情,我希望能够跟令师见上一面,可以吗?”

说完,贺茂芊羽一脸渴望和恳切的看着陈恺。她不知道七年来陈恺的师父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去岛国,是陈恺没有把她当初所说的话转告,还是陈恺的师父自己不想去岛国……这些贺茂芊羽暂时都不想去理会,她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现在询问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够见到陈恺师父一面。她离开岛国,绕过许多程序来到华夏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她一直都在寻找陈恺的下落。

好在岛国虽然已经几近彻底灭国,但贺茂家族还是有不少的企业在华夏境内,她来到华夏后动用种种能量,最终还是想方设法的找到了陈恺的住处,于是就找了过来。

对于七年前贺茂芊羽让自己转告师父的那些话,陈恺自然还记得。只不过,他的师父早已死去,贺茂芊羽的那些话,陈恺自然也是无从转告。

如今贺茂芊羽再次找来,并且提出想要见自己师父,陈恺顿时默然下来。心里稍微有点迟疑,要不要把师父已经死了的消息告诉她。

旁边的李静月和洛霜、沈然她们听到陈恺跟贺茂芊羽的对话也都纷纷停止了打牌,朝这边看了过来。

贺茂芊羽看到陈恺沉吟不语,也感到有些紧张,同时也更加期盼的看着陈恺。

正当陈恺准备要开口之际,他忽然察觉到手指上戴着的‘天星衍’的芥子空间中有一些异动,微怔之后,连忙将灵识探入其中。

陈恺立即发现被他放在天星衍芥子空间内的那面阴阳镜居然微微泛着光芒的轻颤着。陈恺当即就愣住,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怎么回事?这面阴阳镜怎么突然发生异动?’

陈恺心中狐疑着,灵识仔细的查看那阴阳镜的动静,半晌也没看出什么来。阴阳镜的两面只是各自泛着一层淡淡的红光和白光,古镜的颤动也很轻微。

陈恺不禁皱起了眉来。

坐在他对面的贺茂芊羽显然不知道陈恺为何会突然间面色接连变化,心中顿时一阵忐忑起来。

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陈君,这很为难吗?”

“啊?什么?”陈恺回过神来,没怎么听清楚刚才贺茂芊羽说了些什么。

贺茂芊羽重复了一遍,“我是说让我见一见令师很为难吗?”

陈恺心里大半注意都在寻思着天星衍中的阴阳镜为何会突然有动静,听到贺茂芊羽的话后,也没再多想,直接就决定索性把事情告诉她得了,省得她以为是自己不愿意让她见师父。

于是陈恺说道:“其实我师父早在八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什、什么?!

贺茂芊羽显然万万也没有想到得到的竟是这样的一个答案,整个人顿时都有些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身子晃了晃,差点就倒了下去。

“这、这不可能!”贺茂芊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非常失态的失声叫道,“他怎么会死?他是神仙,是不可能会死的!不,我不相信!”

陈恺的回答显然对贺茂芊羽的打击非常的大,她不断地摇着头,完全不能接受陈恺师父已死的事实。

陈恺看着贺茂芊羽的反应,心中也是一阵默然。他不知道师父跟贺茂芊羽究竟有过怎样的关系和纠葛,只是从贺茂芊羽的反应来看,至少对于贺茂芊羽来说,师父在她心目之中是占据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位置。

否则她断然不会如此的失态。

“这件事之所以当年我没有直接告诉你,是因为我不确定你是否真的跟师父有很深的关系。既然你曾经跟我师父接触过,而且看样子你对我师父的感情还非常的深刻,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师父的身上其实是一直有伤的。”

“八年前我师父就因为身上的伤势才最终寿元耗尽而离开。这件事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因为我师父就葬在我老家的山上。以我师父的修为,即便他死了,他的遗体也能够千年不朽!”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我师父。”

对于其他人来说掘开自己师父的坟墓无疑是大不敬,也是大不孝。但陈恺的师父当年本就是期望陈恺有朝一日能够将他的遗体带回家乡‘天霖星’去埋葬。

陈恺现在就算是把师父的遗体从棺木中启出来也没什么。何况,如果这个贺茂芊羽真的跟师父有很深厚的关系的话,相信就算师父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不会怪罪。

“你、你说的都是真的?”贺茂芊羽虽然还是无法接受,但是陈恺的话却让她不得不相信。

“嗯。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陈恺轻轻地点头说道。

贺茂芊羽捂着自己的胸口,只觉得胸口异常的压抑沉闷,就仿佛堵了一块大石头一帮,闷得慌,让她几乎连呼吸都困难。

她在感情上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