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修真传人在都市

《第四百七十一章语出惊人(1)》修真传人在都市

正当贺茂芊羽感觉胸口极度压抑难受的时候,她蓦地感觉到自己的丹田气海中微微一震,下一刻,一把墨黑色的长尺从她的丹田气海中自行飞了出来。

那把长尺表面泛着微微的一层淡淡的深邃荧光,正是当初贺茂芊羽的师父传给她的那柄‘天照尺’!

看到突然自己冲出来的‘天照尺’,贺茂芊羽顿时愣住,连刚刚心中的那份悲伤和压抑都暂时的消失。

坐在她对面的陈恺以及李静月等人都同样错愕的看着飞在半空微微轻颤的‘天照尺’。这时,陈恺心中却忽然一动,灵识连忙重新探入天星衍芥子空间内,果然发现其中的‘阴阳镜’的动静比刚才更加激烈了些许。

于是,陈恺索性将‘阴阳镜’直接从天星衍中取了出来。

当‘阴阳镜’一出现时,半空的那柄墨黑色长尺立即‘嗡’的一颤,光芒大放,墨黑的色泽也仿佛被冲刷一样褪去一层,重新显露出来的却是与‘阴阳镜’一样的淡淡的铜青色。

看到这一幕,陈恺心中暗道了一声‘果然’!

这‘阴阳镜’突然出现动静果然不是意外,只是陈恺却很好奇那跟长尺到底跟‘阴阳镜’之间有什么关联。

不仅是陈恺,贺茂芊羽也同样看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从陈恺手中挣脱,飞在半空的‘阴阳镜’,满是吃惊之色。

“天照镜?”

贺茂芊羽震惊的下意识轻呼了一声。

这个时候,那把长尺已自行的渐渐缩小,而后仿佛一道‘栓子’一样的直插‘阴阳镜’下方‘底座’的位置!

‘天照尺’与‘阴阳镜’的下方完全的契合,那一根长条就成了‘阴阳镜’真正的底座,可以将‘阴阳镜’直立的平放。之前的‘阴阳镜’可不能直立平放的,因为下方并没有支撑的底座,现在有了那把所谓的‘天照尺’契合插入下方后,就完整了。

此刻。只要不傻都应该知道贺茂芊羽的所谓‘天照尺’与陈恺的‘阴阳镜’应该原本就是一体的。

陈恺看着半空中泛着光芒的古镜,脑海中联想到了许多。这时候,半空中的古镜渐渐地收敛了光芒,从半空缓缓地落了下来。

陈恺随手将其接住,拿在手中看了看,古镜除了多了一个底座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变化。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陈君,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手中怎么会有‘天照镜’?”贺茂芊羽看着陈恺,吃惊的道。此刻她脑海中已经暂时彻底的把陈恺师父的死抛开了一边,只是对陈恺手中的古镜充满震惊。

“天照镜?”陈恺听到贺茂芊羽对他手古镜的称呼。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虽说他对贺茂芊羽这个人没有什么反感,但是,对于岛国这个‘曾经’的国家和民族,却半点好感也欠奉。

“芊羽小姐,这并非是你口中所说的什么‘天照镜’,这是我华夏先贤所留下的仙道至宝‘阴阳镜’!”

陈恺眼皮也不眨一下的说道。略微一顿后,又马上继续说道:“岛国的文化传承源自于华夏,或许是你们岛国的哪一位先辈从我华夏见到过‘阴阳镜’,并且侥幸得到了‘阴阳镜’的底座给带回了岛国去。于是就有了所谓的‘天照镜’的说法吧……”

贺茂芊羽听着陈恺的话,感觉不太对,急忙想要反驳,可是话才要到嘴边。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了。

毕竟,她所说的那‘天照镜’确实是在陈恺拿出来的,如果‘天照镜’真的是岛国之物,那么它怎么会出现在陈恺的手里?要知道自古以来华夏可就没有侵略过岛国。在岛国大肆搜刮。更何况,岛国的文明确实是源自于华夏,这是不容反驳的事实。

“可是、可是陈君。那天照尺是我贺茂家族自古就传承下来的至宝。就算……就算陈君你手上的‘天照镜’不是岛国的东西,还请陈君能把‘天照尺’还给我。”贺茂芊羽恳切的看着陈恺。

陈恺却是摇了摇头,道:“芊羽小姐,我想你自己也看到了,你那所谓的‘天照尺’根本就是‘阴阳镜’的底座,原本就是属于我华夏之物,如今也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何来还给你之说?”

“何况,这阴阳镜与底座合二为一后,也不是谁想重新拆开就能够拆开的。所以,只能抱歉了,芊羽小姐。”

对于自己的这套说辞,陈恺没有半点的愧疚。正如他所说,‘阴阳镜’肯定是属于华夏的仙道宝物,而贺茂芊羽的那件‘天照尺’,也就是阴阳镜的底座自然也是华夏之物。

如今既然已经‘物归原主’,陈恺如何能再把阴阳镜的底座给拆开给贺茂芊羽?别说陈恺能不能拆开,就算能拆开,也不可能。

贺茂芊羽有些急了,看着陈恺手里的阴阳镜,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这样把师父传给她的至宝‘天照尺’交给陈恺的话,她心里就无法给师父交代。

可是,她也明白,事情很有可能真的是像陈恺所说的那样。

“陈君,求求你了,你想想办法把‘天照尺’拆开还给我好不好?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家族至宝,我不能让它在我的手里失去,否则将来我就算是死了也没有面目去面对师父……”贺茂芊羽想不出办法,只能向陈恺哀求。

如果换了是其他人,贺茂芊羽或许直接就动手抢回来了,甚至会把整个阴阳镜都给抢走。可是,面对陈恺,她却很清楚自己不是对手,即便她如今也已经是化元中期的修为,但她相信陈恺的实力绝对是比她只强不弱。

毕竟,七年前他们初次见面时陈恺就比她强。而且陈恺能够被‘他’收作亲传弟子,各方面自然都不会比她逊色。

何况,贺茂芊羽自己也不愿意跟陈恺动手。毕竟陈恺是‘他’的亲传弟子,她怎么能跟陈恺动手呢?

陈恺看着贺茂芊羽直接开口恳求,心里有些无奈。毕竟陈恺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贺茂芊羽这么一个大美女楚楚可怜的恳切哀求,他或多或少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软。

不过,原则性的问题却是不能改变的。要他把阴阳镜的底座还给贺茂芊羽,就算他能拆开也绝无可能。

“芊羽小姐,这阴阳镜的底座且不说我也没法拆开,就算能拆开,我也不能再把华夏之宝拆开交给你。”

“我看要不这样吧,我手中还有几件宝器,我可以拿出两件宝器给你作为补偿,你看如何?”

m.00ksw.com 陈恺所说的宝器自然是在昆仑仙境中杀了玄水天宗的弟子和执事后所得到的两把飞剑。另外一件宝器玄天盾已经给了洛霜使用,陈恺手里也只剩下了两把宝器级的飞剑而已。

不过对于贺茂芊羽来说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补偿。那‘天照尺’是她的师父交给她的家族传承至宝,无论如何她不能让这件宝物在她手中失去。

只是陈恺也已经很明确且强硬的表明了态度,不会将那‘阴阳镜’底座交还给她,这就让贺茂芊羽内心十分的纠结,脸色不断地变换,犹豫、挣扎……

陈恺看着贺茂芊羽脸上神情的变化,心里也有点无奈。他又何尝想要这样‘强夺’对方的东西?只不过这件东西追根溯源确实是华夏之物,既然现在阴阳镜已经合一,他自然没有再让阴阳镜拆离,交给岛国人带走的道理。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大义!

就好像是从华夏流出到国外的那些艺术国宝一样,原本那些东西就是当年那些西方强盗趁着华夏积弱而强取豪夺走的,若是有机会拿回来,自然不能再交给对方。

旁边的李静月几人看着陈恺和贺茂芊羽,都没有插口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俩。不过,这时候贺茂芊羽却说出了一句让陈恺和李静月她们都瞪大了眼睛的话。

“陈君,如果,如果你真的不肯把‘天照尺’还给我,那么我希望你能够娶我为妻,并且一定要跟我生下一个孩子,将来把这面古镜传给他,或者只是‘天照尺’也行,陈君,你能答应我吗?”

贺茂芊羽轻咬着银牙,说道。说完后,双眼紧紧地盯着陈恺,等待着陈恺的回答。

不管是陈恺还是李静月几人,听到贺茂芊羽这番大胆之极的话时都呆了一呆,谁都没想到贺茂芊羽竟然会如此‘语出惊人’。

只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贺茂芊羽真的无法放下‘天照尺’的话,这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解决办法。

只是……

陈恺深吸了口气,回过神来,不禁看了看边上的李静月、洛霜还有……沈然。陈恺不傻,沈然要过来住在他家里,他自然察觉得出来沈然的意思,只不过两人都没有把那层窗户纸戳破而已。

陈恺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毕竟他之前就觉得亏欠李静月和洛霜了,再来个沈然……那该如何跟李静月、洛霜解释?

而沈然呢,也是担心自己把话说破的话会被陈恺拒绝,到时候就真的很难再有挽回的余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