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修真传人在都市

《第四百七十二章语出惊人(2)》修真传人在都市

“芊羽小姐,这件事我无法答应你!”陈恺看着贺茂芊羽,缓缓地开口说道。

“为什么?”贺茂芊羽马上追问。

陈恺摊了摊手,道:“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自然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贺茂芊羽闻言不禁转过头看了看李静月她们几个,她刚才只不过是关心则乱,所以才忽略了这一点。

不过,贺茂芊羽显然不想这么放弃,坚持道:“陈君,我不一定要跟你结婚,我可以不在乎什么名分,但是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孩子,然后答应我将来把‘天照尺’传给我们的孩子就行,这样也不可以吗?”

陈恺看了看贺茂芊羽,还是断然的摇了摇头,“真的很抱歉。”

贺茂芊羽脸上的神情有些凄惶,一下子眼泪就忍不住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带着几分哽咽的道:“陈君,‘天照尺’是我离开岛国之前师父亲手交托给我的,师父她不肯离开岛国,现在她或许已经……已经遇难了。陈君你这样让我将来,将来死了后如何去面对我师父?”

贺茂芊羽眼眶含泪,楚楚可怜,看得旁边的张丽萍和李静月她们都不觉有那么一点心酸的感觉。

陈恺看着贺茂芊羽,也很无奈,贺茂芊羽跟他师父可还有着很深的渊源呢。他也不想这样,可是……

“芊羽小姐,这件事情咱们再另外想想看有没有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行吗?”陈恺也有点头疼。

贺茂芊羽泪眼朦胧,楚楚可怜的看着陈恺,轻抽了口气,道:“陈君,我也不是要强迫你,只要你可以让我能够对师父有个交代,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陈恺只好应道:“那这件事咱们就先搁着。让我好好想想怎么解决行吗?”

“嗯,陈君,我相信你的为人。”贺茂芊羽渐渐收住了泪水,应道。

贺茂芊羽也是没有办法,除非她想从陈恺手里硬抢,否则只能暂且如此。不过她心里也有打算,如果陈恺愿意把‘天照尺’还给她,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如果陈恺不能把‘天照尺’还她,又没有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那么她对陈恺‘死缠烂打’。‘自荐枕席’也要让陈恺答应她刚才所说的条件。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好了,芊羽小姐,这件事咱们就暂且说到这。要是你想去祭拜一下我师父的话,过几天我就可以带你回一趟我在j市的老家。”

“嗯,好的。麻烦陈君了。”

送走了贺茂芊羽,陈恺不由暗暗地舒了口气。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该要怎么处理,毕竟贺茂芊羽跟他师父有不浅的渊源,就算是看在师父的面上。陈恺也做不到很绝情的地步。

至于说贺茂芊羽跟他师父的渊源是否有假,陈恺却是相信对方的话的。至少在他的灵识观察下,并没有察觉到对方有丝毫说谎的迹象。

“你这家伙,这下高兴了吧。哼。人家那么一个大美女可是要‘自荐枕席’,替你生孩子呢!”

贺茂芊羽走了后,李静月顿时把小嘴撅得老高。

洛霜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坐在旁边温柔的笑了笑。她的性格以前是外表冷淡,如今却变成了十分温婉的类型。

沈然也看了看陈恺,有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感觉有点闷闷不乐。

陈恺将几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只好苦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刚才不是很义正言辞的拒绝她了吗。我总不能把东西还给她吧,这可是咱们华夏的东西。而且,她跟我师父也有渊源,我又不能对她像对不相干的人那样绝情……”

“好吧,好吧。算你了,总是你有理。”李静月也就只是嘴上叨叨几句而已,并不会真生气。

两天后,陈恺带着贺茂芊羽去了j市老家。李静月她们几个也是同行,反正她们也没什么事,就一起跟着回去祭拜一下陈恺的师父。

当贺茂芊羽看到陈恺师父的坟冢时,顿时哭得十分悲痛。连旁边看着的陈恺和李静月她们都不免感到有些伤感。

尤其是陈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就又想起了那么多年来与师父相处的一点一滴……

贺茂芊羽没有让陈恺启出棺木,虽然陈恺跟她说过根据师父临终留下的遗言,即便是启出棺木也并非对他不敬。但贺茂芊羽还是不想打扰逝者。

“陈君,谢谢你带我来看他。谢谢!”贺茂芊羽在陈恺师父的墓前悲哭了许久,直到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才站起来深深地向陈恺鞠了一躬。

陈恺连忙虚扶了一下贺茂芊羽,道:“我不知道师父跟你有怎样的渊源,不过看得出来,你对师父非常的尊敬。他老人家在天之灵看到你来看望他,想必也一定非常的欣慰。”

“嗯!”贺茂芊羽带着哽咽的应了一声,轻抽了口气,说道:“他虽然只在岛国待了一年多【零点看书 1200ksw.com】,但是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年多里他教我修行,还有时常带着我御剑飞天……”

看得出来,陈恺的师父对贺茂芊羽的影响真的非常的大。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贺茂芊羽始终都没有忘记与陈恺师父所经历的那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走吧,我带你到师父生前住的观里看看。以前师父就是住在这里面,我也是每年放假后才会回到这里来跟着师父修行……”

陈恺领着贺茂芊羽走进了旁边那一座小道观内。因为不久前陈恺就回来过,把道观好好的修缮了一番,虽然一段时间过去,里面没人住又积了一些灰尘,但整体上还是不错的,没有显得怎么破败。

贺茂芊羽跟着陈恺在道观内四处看看,眼神中满满都是追忆之色,仿佛她能够看到陈恺的师父住在这里修行、生活的情景一样……

贺茂芊羽没有很快离开。而是希望能够在这里住一段时间,陪伴陈恺的师父。

陈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一起在这住一段时间好了,道观虽然不大,不过好好的收拾一下,住几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主要是陈恺有点不是太放心贺茂芊羽,所以打算陪陪她,顺便也陪陪师父。

……

岛国,如今整个岛国内已经不剩下多少人。有能力离开岛国的都已逃离,而没有能力离开的,很多都选择了跳海自杀。当然,更多的人还是死在了血婴的手中,成了它的‘食物’。

血婴在将岛国本州岛上的人吞食了大半人的生魂后却是没有再本州岛上继续,而是直接扑进了北海道,在短短的一个月不到时间里,把整个北海道变成了如同九州岛和四国岛一样的‘空岛’!

如今整个岛国内就只剩下了本州岛内还剩余有那么几百万的人口幸存,其他的北海道、四国岛、九州岛……即便还有人侥幸没死,也基本不剩几个人。

当然,在岛国的其他一些小岛屿上倒是还有一些岛国人幸存,只不过那些人仅仅只是那么一小撮而已。

随着夜幕降临,一股浓郁的血雾渐渐地从北海道飘向了本州岛的方向。血雾弥漫的范围非常的广阔,几乎有不下一座中等城市规模那么大。

在那一片血雾之中,不时的回荡着十分清脆悦耳的孩童‘咯咯’的欢笑声,笑声中似乎充满了天真、烂漫、活泼的感觉。

只是在那片血雾的核心处,发出这‘纯真’笑声的却是一个浑身被血池包围在一个鲜血漩涡之中,双瞳泛着惊悚骇人血光,眼神阴森、恐怖无比,周身泛着血光,看上去大约在四五岁那么大的‘孩童’……

“咯咯,咯咯……”

随着这一声声的轻笑,‘血婴’与那一片覆盖广阔的血雾迅速的飘入了本州岛内。那清脆的笑声也愈发清晰的回荡,所过之处,那些幸存的岛国人只要是听到了那笑声,就会纷纷变得目光呆滞,失去自己的神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跟随着血婴笑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虽然那血雾飘荡的速度远比那些‘行尸走肉’的速度快得多,但是落后的那些‘行尸’似乎在冥冥中依旧能够听得见‘血婴’的笑声,依旧在朝着‘血婴’的方向靠拢着……

不知不觉,当‘血婴’在本州岛上几乎每一个地方都飘了一遍下来后,它开始朝着本州岛上的曾经的岛国国度东京飘去。

在它的四面八方,数以百万计的‘行尸’无意识的也改变方向,朝着‘东京’方向行走着。

直到天色放亮,旭日升起时,血婴所控制的那一大团血雾已经渐渐地靠近了东京。不过血婴仅仅只是在东京内飘了一圈,将躲藏在这座城市各个角落的那些幸存者也都变成一具具行尸走肉后,便又重新调整了方向。

这一次,它的目标是在东京西南方向的那座岛国第一名山,‘红苹果山’!

那些行尸自然都随着血婴的改变而跟随着改变了行走的方向,本州岛上,一具具犹如蚂蚁一般的‘行尸’纷纷朝着‘红苹果山’的方向蹒跚而行。

那些‘行尸’的数量至少有不下五六百万之众。这应该是整座本州岛上所有幸存下来的人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